选取以下产品获得支持

iphone维修
 
ipad维修
 
Mac维修
 
ipod维修
 
iTunes
视频教程
技术教程
港元频繁波及弱方保障 香港金管局6天暴买286亿

港元频繁波及弱方保障 香港金管局6天暴买286亿

  [目前3个月期Hibor利率仍然在1.2%左右,在多少度干预后也并不提升,而美元3个月期Libor却已经逼近2.4%,这一利差也使得港元越来越弱。]

  4月17日,香港金管局三次在市场买入57.7亿、33.76亿和62亿港元,以支持港元汇率。此前,港元对美元持续走软、每每触及7.85的弱方汇兑保证。至此,金管局六天八次出手总计已购入285.97亿港元。不过,港元好像仍无起色。

  截至当日22:00,美元/港元维持在7.85的弱方保证水平附近。有投资者甚至担心,在持续的贬值压力下,港元可能会对美元脱钩,因而市场一直囤积美元,加剧港元抛压;还有一种担忧在于,国际炒家可能押注金管局干预、收紧流动性,从而通过做空港股股指期货获利。香港恒生指数早盘低开,上午一度小幅反弹,截至收盘报30062.748点,跌0.83%。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对记者表示,港元迟迟强不起来,主要因为Hibor(香港银行间拆借利率)维持低位,这又主要由于港元贷款须要低迷。“金管局始终偏好‘不干预主义’,‘被动干涉’重要为了捍卫7.85的点位,并让金融机构谨慎行事。因此,港元并不太可能大幅升值,未来港元很长一段时间预计会坚持在7.85的水平。”

  对脱钩的担心,不少机构分析师表示可能性微不足道,对香港这个小型、开放的区域而言,挂钩美元的联系汇率制仍最为合适,只是短期的担忧可能冲击市场感情。“破足于逾4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以及1998年、2008年两次危机处置教训,香港货币当局有才干牢固港元汇率预期。”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对记者表示,通过强化区域联动,长期而言,港元汇率制度可能将从单一盯住美元的模式,逐步升级为“双核模式”(盯住美元+公民币)或“多元模式”(盯住一篮子货币)。

  六天八次干预

  金管局13年来的首度干预,来得声势浩大、出乎市场预感。

  4月12日,在港元对美元跌至7.85后,金管局两度入市,先后买进8.16亿港元和24.42亿港元。这是2005年推出联系汇率兑换保证区间以来金管局首次买进本币。

  13日晚间,金管局为维护联系汇率制度买入30.38亿港元。14日凌晨,金管局又因港元对美元汇价涉及弱方兑换保证买入33.68亿港元。

  在金管局持续出手后,港元仍在测试7.85这一下限。16日下战书,港元终于“撑不住了”,金管局迅速作出反应,又在市场买入35.87亿港元。

  根据接洽汇率轨制,金管局会在7.75港元兑1美元的汇率程度时,从持牌银行买入美元;当波及7.85的弱方保障时,会卖出美元。在美联储持续加息、港元流动性泛滥的背景下,港元对美元始终走弱,逼近弱方保障。

  有某对冲基金投资经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前金管局迟迟不出手可能也是在给市场做“压力测试”,但事实上来看,它可能应该更早入场干预。

  港元或持续维持弱势

  只管金管局每每出手,加上17日的三次,至今总计买入近286亿港元之多,但市场预计,港元近期很难走强,或持续保持在7.85的水平。

  “最关键的问题是,港元利率始终起不来,这体现为住房市场收紧后,各界对于港元贷款的需求较差,而原本香港流动性就泛滥,外加美联储持续加息的压力。”周浩告诉记者,目前3个月期Hibor利率仍然在1.2%左右,在几度干预后也并没有晋升,而美元3个月期Libor(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却已经迫近2.4%,这一利差也使得港元越来越弱。

  周浩认为港元很难在短期内大幅上涨,理由是金管局的“不干预”风格决定了即使干预也是被动型干预,同时港元利率难以大幅走升,因此美元/港元很可能在将来一段时光维持在濒临7.85的弱方水平。

  过去多少年,流动性泛滥确实是导致利率走低、港元对美元走弱的直接因素。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香港开端出现持续的资本流入,具体来看,金管局持有的基础货币在2014年年中大略在1.2万亿港元,而到了2016年年初,已激增至1.6万亿港元,近期则趋近1.7万亿港元。

  有剖析师以为,无论出于对楼市股市的看好,还是内地企业出海的需要,香港是内地资金青眼的目的地。但资产价格的回升却不推升港元利率,这成为港元贬值的起因之一。

  4月15日,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博客中指出,市场对港元流走无需过分担忧,香港特区政府领有足够财力应付资本流出。陈茂波称,当初港元基本货泉约1.7万亿,全数有美元资产支撑,为资本流出供应极大缓冲。他还表现,香港市民不应冀望超低息环境无止田地连续下去,要慎重考虑是否敷衍贷款成本开销回升的情形。

  眼下,市场担忧的还有,随着金管局持续干预,香港流动性的持续收紧可能持续打压港股。

  难脱钩但应微调

  更关键的问题在于,港元会否对美元脱钩?实在,市场对于港元脱钩的担忧并非新鲜事。素来港元承压之时,这一担忧都会浮出水面。

  但这一观点并不被市场主流所断定。“香港作为全球小型开放经济体之一,外部或者寰球因素对经济的影响力远远超过内部因素的影响,锚定主导性国际货币的联系汇率制度,能够使香港市场与国际市场浑然一体,建立自由港经济模式,充分加入寰球化经济的分工配合。”中银国际研究部资深经济学家叶丙南此前对记者表示。

  切实,这一套联系汇率制度在过去30多年中运行良好。在从前20年里,金管局入市干预的次数亘古未有,最近的一次发生在2003~2005年,当时香港也浮现了大量的资本流入,但与从前数年的情况有所不同,当年的资本流入造成了港元升值,最终金管局被迫通过干预让港元贬值。

  2005年5月18日,港元从此前的1美元挂钩7.80港元的严格汇率固定转向区间固定,并树立了7.75~7.85港元汇率浮动区间。周浩表示,金管局此举本意就是通过增加汇率弹性来增加政策弹性,从而减少干预的必要。

  只管港元对美元脱钩仍是臆测,但确切有机构跟学界人士倡导,联系汇率制度可能微调。

  程实对记者表示,本轮金融危机以来,美元国际地位不弱反强,而香港经济则持续融入中国经济全局之中,两大趋势产生根本性抵牾,导致位于抵触中心的联系汇率制度风雨飘摇。“咱们认为联系汇率制度的当前压力并非缘于香港经济与内地经济的融合过快,而偏偏缘于融会不足、联动滞后,未来两者的加速融合将支持联系汇率制度保持稳重并不断优化。”

  此前,因为香港房地产市场的调控政策持续收紧,房市的港元融资需求“旧力已衰”,而实体经济发展的融资需求“新力未强”,新旧转换间的货币需求疲弱加剧了货币供给过剩问题,从而进一步拉低了港元利率和汇率。然而,这一阶段性问题并非不可治愈。

  程实也提议,应当使得区域联动进一步深刻,并伴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跟“一带一路”的推进,港元汇率制度可从单一盯住美元的模式,逐渐进级为“双核模式”(盯住美元+国民币)或“多元模式”(盯住一篮子货币)。长期而言,联系汇率制度将适应内在需要而演进,然而现阶段的外部冲击不会压垮它。